都被质疑成骗钱的道观了,晏文韬赶紧向大婶解释道观的情况。

“我们道观建成是在几十年前,要早于这片古建遗址群被发现的时间。因为道观不宜迁移改址,所以和景区方商议后达成不搬迁的约定。”

“我们道观是独立于景区的。”晏文韬娓娓解释完长生观,然后又多追加几句解释,“而且,这景区也不以盈利为目的。纯是为了保护发掘的古建筑群才建的,信士应当是误会了。”

晏文韬入职才几天,不过对于景区和长生观的状况,已经全部掌握。这会儿对人说起来,一点绊子都不打,加之他那一副出家人的神态,特别具有信服力。

宣夏知道这大婶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多数还是她的原因。

所以她也跟着解释:“我也不是景区的工作人员。”

大婶听完晏文韬的解释,算是信了,不过对于宣夏,她不禁又多看了几眼。

她本来以为宣夏也是来找道士问事情的,结果竟然不是。

大婶迟疑的问:“你是道姑吗?”

道姑怎么不穿道姑的衣服呢?

宣夏说:“我不是。”

晏文韬怕这大婶又要绕回原点,那就没完没了了。

所以他连忙先接过话,说:“信士,我们道家其实不做道姑一称,您可以称坤道,或是女冠。不过信士如何称呼我,也可以怎么称呼她们。”

然后不等大婶反应,话锋一转切入正题:“这位信士,我看你眉宇里有些气滞,最近是碰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了吗?如果信士愿意讲上一讲,不妨跟我去里面坐坐。”

大婶一听,想起来她特意过来的原因。

面前这个道长都能看出她是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了,应该是真有本事的吧?

这么想着,大婶也不再纠结宣夏的身份,冲着晏文韬点点头,“好。”

晏文韬领着大婶去了没人的斋堂,宣夏想了想,也一起跟了进去。

斋堂里清凉,确实要比室外舒服多了。

大婶吹着冷气,浮躁的心情总算平缓了下来。

再看向晏文韬时,大婶很直白的说:“不好意思啊道长,我也不想怀疑你们,实在是我最近骗子遇的多。各个都说能帮我解决,可各个都没本事!只会骗钱!”

晏文韬也不急着拿话证明自己,而是让大婶先说说她究竟遇见了什么事。

没记错的话,她刚才一上来说的是要办法事。

大婶应声说:“是。家里最近总是不太平,所以我想办场法事。”

这……说的也太笼统了。

晏文韬能够理解她可能是存在什么顾忌,所以话里有所保留,可这太过保留了,让人无从下手啊。

“能请你详细说说吗?”晏文韬好脾气的解释:“做法事也要视情况不同,有不同的法事科仪。”

大婶沉默了几秒,越看越觉得晏文韬可靠,放下了大半防备,终于吐实了说:“我媳妇半年前没了,可最近我总觉得她在作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儿子重新接触其他姑娘所致。”

大婶说完,又反过来询问晏文韬:“她人都走了大半年了,我想我儿子重新振作起来,接触其他姑娘,重新组建家庭,我这当妈的有错吗?这人都走了,活着的人总要继续过日子的吧?”

“……”晏文韬没法作答。

好在大婶也不是真的非要寻求晏文韬的回答,她就是抱怨几句。

“我一开始也没想到是我那过世的媳妇,后来去问了半仙才知道,我也立马就请半仙做法事,不过半仙表示我这媳妇怨气大。所以我又去找了别的道士,和尚也找过了,可都不行,做完了法事,她还是来闹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摘星踏斗》《我的景区爆火了》《综武:别人练武我修仙》《脑洞大爆炸》《从龙族开始的女主之路

黑岩小说网【hyxs2.com】第一时间更新《女配觉醒后,各家各门有难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