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黑岩小说网】地址:hyxs2.com

七月初三万寿节,是当朝陛下柴珏的寿辰,循着旧例要设宴神光阁,接受百官和皇亲朝贺。而今年恰逢他五十岁整寿,自然会更隆重些。

这日一早,柴熙筠端着药碗进来,像往常一样坐在床前,熟练地舀了一汤匙,试了试温,送到齐景之嘴边。

他垂眸看了一眼,浓黑的药汁盛了满满一碗,和平日并没有什么不同。

“听说今晚陛下在神光阁设宴,公主……会去吗?”

柴熙筠手一抖,大半汤药回到了碗里,她微怔片刻,把剩下的也倒回去,手里拿着汤匙不停地来回搅动。

“自然得去。”她依旧低着头不去看他。

齐景之轻轻握住她的手腕:“那我,可以去吗?”

她手上的动作滞住了,半晌才抬起头看向他,脸上挤出一个笑容:“今晚的宴席在室外,你身体还没……”

她话还没说完,便察觉自己腕间的手一点点松开。

“药凉了。”齐景之小声提醒,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似乎方才只是随口一问,能去与否,他完全不在意。

柴熙筠依旧保持着原先的姿势,并没有更进一步。

“我再……”她本想说再去换一碗,却见齐景之接过她手中的药,一饮而尽。

“只是凉了而已。”他唇上染了药汁,变得晶莹起来,嘴角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笑得坦然。

片刻的错愕过后,柴熙筠收回药碗,抛下一句“好好休息”,便夺门而出。

“阿筠?”

听到他唤自己,她背影一僵,一只脚已经迈出了门槛。

“什么事?”她回过头,却见他直直望着她。

“没什么。”

她“嗯”了一声,继续往外走,不过两三步,又听得屋里传出一句:“晚上当心。”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听得清清楚楚,就像她下的迷药,不多不少,刚好够他一觉睡到明天早上。

她把手中的碗倒扣过来,里面空空如也,一滴不剩。

睡了好,有些事,本就和他不相干,该治的人,该清的帐,今晚她挨个儿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闺蜜小说】《半岛:雪之守护》《最佳女婿》《最强特种兵之狼牙》《那就离婚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一簪雪

一簪雪

荔枝很甜
(正文完)国子监祭酒姬家有个鲜为人知的密辛,那位生来因八字犯冲,爹不疼娘不爱的姬家长女有个流落在外的孪生妹妹。姐妹俩生活境遇不同,养成了截然相反的两种性子。姐姐软弱好欺,单纯不世故;妹妹睚眦必报,杀人不眨眼。一场朝堂风云,祸及池鱼。姐姐被设计嫁给父亲的死对头——那个认贼作父、恶名昭著的镇抚使霍显。此人手段阴狠,与宦官为伍,无数人唾骂不耻,关键他还耽于美色,后宅姬妾无数,跟妖精窝似的,个个都不是省油
其他连载67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