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是粘人精(女尊)》转载请注明来源:黑岩小说网hyxs2.com

傅珞就跟猫咪吸到猫薄荷一样,醉醺醺的,身体瘫软倒在纪璎的怀里,兴奋的用手掌心去摩擦还未退下高热的额头,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室外的风声啸厉,吹得呼呼作响。闭合的门与窗似乎还被风打的嘎吱嘎吱响。冬日昏暗的室内,纪璎依稀能看见傅珞的发丝,他用额头摩擦着掌心,推着手掌一路朝下,鼻子、嘴唇、脖颈。纪璎的小手指微微翘动就会抚点过傅珞上下滑动的喉结。

“傅珞,松手。”纪璎冷淡地出声,用命令似的语气对傅珞说话。

傅珞听到了纪璎的声音,他却不予以理会。他温热的吐息近在咫尺,呼吸短促,视而沉重,时而轻如绒羽,十分不规律。纪璎的情绪起伏不定,外表看上去她就是一个没有多于感情的木头人,一动不动地旁观傅珞的动作。

不透入亮光的室内时间流速变得很缓慢。纪璎无从断定自己走进里间多长时间了。她对讲不通道理,不管旁人说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甚至不想搭理说话人的傅珞一时无言。她别过头看向风势渐弱的窗户,试图推开傅珞。

“我不想松手。”傅珞贴紧纪璎的身体,她较之纪璎而言要滚烫些的手穿过指缝,握紧。

纪璎抿着唇角定定看了傅珞半晌,发现面前不知道是烧糊涂了亦或是醉了的人有所松动,她说不动傅珞,只能单手揽住傅珞纤细的腰肢往里走。

傅珞忽然呜咽,忍着不大声哭出来。

纪璎眼尾余光扫见傅珞在哭,稍稍后仰,手继续把傅珞往外推。“你为什么哭了?”

细细的泪滴淌过傅珞的眼尾,氤出一道浅浅的绯红色。他被纪璎往外推动的过程中,泪滴涌落的越来越快。紧接着纪璎的手被傅珞的眼泪濡湿,没等她说什么话,手掌一侧传来一阵疼意。

纪璎:“嘶——”

也许是高热不退导致的嘴唇干燥,纪璎的指腹被起皮的双唇粗粝的划过纪璎不曾用手指这样去按压男性的嘴唇,似抚摸易碎品的轻柔,又像是一遍遍来回感知指尖纹路的细腻摩挲。

傅珞先是怜爱地贴着掌心,唇部碾过掌外侧,趁着纪璎不注意咬了一口她的手掌。

纪璎倒吸一口冷气,她尚未把“松口”二字说出来,傅珞沿着掌外侧向掌根处细细啃咬,声调微微有些发颤的说:“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哭吗?”

“不知道。”纪璎看傅珞一副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模样,一肚子话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她很无奈的说,“难不成是我把你推开?”

“对!”傅珞眼皮酸涩,委屈至极,说话的腔调都带上哀怨的哭腔。

“你总是想着把我推开。我不高兴,我很难过。”

“我只是觉得现在的行为太亲密了,你不觉得吗?”纪璎用手抵住傅珞,阻止他进一步的靠近。

她心里在暗自懊恼为什么要揽下这一件麻烦的事情。

“……我并不这样觉得。”傅珞难得主动抱紧纪璎。他无时无刻都在忍受着不能靠近纪璎的痛苦,时时在克制接近纪璎的冲动。许氏不赞同古氏牵红线这一行为的重要原因是,傅珞有一个不顾一切为爱私奔的父亲。

许氏担忧傅珞有一日会像傅珞父亲一样,遇上一个十分动心的女子,抛下所有的一切与那个女子私奔。若是古氏把纪璎和傅珞配对成功,到了那个时候,纪璎将会成为圈子里的笑柄。

只有当傅珞没有伤害到许氏的切身利益,许氏才会待他很好,一如傅珞刚来到纪家那天。

“我忍了很久,璎姐姐。”傅珞的声音有些许沙哑,他把纪璎的手放在胸前,想让她感受到这颗因为纪璎在放肆跳动的心脏。

他不能做出太多贴近纪璎的动作。如果傅珞和纪璎的距离过于接近,这件事落入许氏的耳中,将会引起许氏更加强烈的不满。

傅珞在忍耐。一直在忍耐。

夜里睡觉都想着纪璎。

就在昨天。傅珞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这个念头格外清晰,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纪璎身边了。

“……”纪璎静默地瞧见傅珞快要溢出来的高兴。

大喜。

她想到大夫说过的话,瞧了一眼傅珞合上的双眸。又过了好一会儿,纪璎估摸着傅珞可能睡着以后,朝外喊道:“靛——”

“我不想你的眼睛看着别人,我不想你跟别人说话,我不要你喊别人的名字……”傅珞像是应激一样,猛地抬起头,俯身向纪璎的嘴巴倒下去。他重重地用牙齿咬了一口纪璎的下巴,意识不清地时着。

言罢,他语调急切地朝纪璎解释道:“我知道……如果我这样做,璎姐姐会很生气,我知道。我要忍耐……”

纪璎闷哼一声,她揉了揉被傅珞磕疼的下巴,没好气的问一句话。“傅表弟你不是睡着了吗?”

她要是没有及时闪躲,那会儿被傅珞嗑到的地方就不是下巴了。

“还好本小姐躲得及时。”纪璎颇为庆幸的低声念叨一句,她要是在这里被傅珞咬破嘴唇,就算是跳进家里的池塘中都洗不干净嫌疑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龙王医婿》《从龙族开始的女主之路》《我不可能是移动天灾》【书虫中文网】《极品前妻

筝系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黑岩小说网hyxs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