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平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黑岩小说网hyxs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行走在海桐城主道上的这对年轻夫妻并不多言,二人亲昵地挽着手往家的方向走,一时之间却也不知说些什么放松各异的心思。

海桐城夜市虽然喧闹无比,但也终究有散场的时候。

此时的海桐城主道只有点点孤单的灯火还在微风中燃烧着,方才拥挤的人潮不知何时尽数散去,徒留青板石上的痕迹。

还是江延锦先开了口:“舅舅这几年想来为登楼添了不少堵,我先替他谢过我们殿下的宽宏大量。”

顾登楼回神,他怔愣半息后突然笑了。

“哪里称得上宽宏大量呢,”他的语气颇为无奈,“毕竟我那时是真的惋惜南黎之事,不过替小师弟照拂亲人一二罢了。”

他的思绪飘回到南黎假死北上的那些年,顾登楼何尝看不出南让遽然转变的态度中间定有猫腻,但终究还是收了自己刨根问底的心。

“所以……”

江延锦看着他垂眸沉思的模样,得寸进尺地把自己的面庞凑了上去。

“所以登楼才在长南郡中偷偷查探我的踪迹?”

顾登楼轻抚江延锦的脸庞,他有些可笑地轻轻捏了捏她的面颊。

他叹息一声:“当时,一个江延锦,一个匪女阿宁,还有一个南黎。她们相继意外消失,你想叫我不查都难。”

“当年阿锦要是与师弟一同留在司荆书院就好了,”顾登楼这句话是真心的,“阿锦这一路北上……不知道又受了多少苦。”

江延锦顺着他的话往下想着,当初的自己一心想着闯出一番天地来,连母亲小心教授的毒术都敢拿出来当敲门砖,又与亭韶断了一切联系,现在看来,她也只是一声叹息。

话又说回来,十二岁的江延锦猝不及防得知了父母必须被除去的原因,又怎能不起向平兰皇室借力的心思呢。

她索性阖眼,用自己的面颊粗鲁地蹭了蹭顾登楼的手心,却越蹭越发困倦。

二人继续挽着手走着,在能瞧见昭康王府的灯光时,江延锦又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

“那你……一直在长南郡中找我么?”

她的声音很轻,轻到宛如幻听一般的夏虫乍鸣,但是顾登楼一字不落听到了对方的问话。

他牵起对方的手,语气淡淡:“也不尽然吧。”

顾登楼迎着江延锦投来的疑惑目光,温和地笑着:“中间为了迎娶长宁公主殿下,我将人手收回了大半。”

那时的昭康王经过多年的找寻,渐渐接受了尸骨无存的结局。他主动接受联姻借此淡出海桐城的视野,平时在府中与长宁公主相敬如宾,逢年过节与老师师弟来往一番,便是一眼望到头的平淡一生。

昭康王怀着这样的心思走进了平兰国的皇宫中,他听到平兰重臣只肯唤他一声亭韶使节,却也没有半分计较的心思。

直到他在平兰的接风宴上百无聊赖地端起了酒杯,顺着抬手的方向望见了一名望着他的女子。

那女子似笑非笑,她的眉眼模糊在炒热的殿内气氛中,烛火的流光映在昭康王手执之觞中,却又随着他失态的动作摇晃碎裂成胸膛骤然急促的心跳。

昭康王看着对方清丽又熟悉的身姿,难得失礼地径直问了对方的名姓。

平兰的宫人告诉他,那就是平兰的长宁公主。

长宁公主,以宗室女之身一跃成为天子养女的公主,在平兰朝中操纵权力搅弄风云的公主,同样也是将要与他结为夫妻的公主。

顾登楼无法言说当时自己心中跃动到几欲跳出嗓眼的心情。

海桐城熟悉的夜景让他从回忆中堪堪抽离,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对阿锦的感情,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究竟是从何处开始的。

或许是这一路相处的合拍,抑或是揭晓二人过往时的复杂情绪变质,也许……早在平兰望见长宁公主时的那一眼,便让他不自觉地想起二皇子当初在亭韶宫中一瞥惊鸿,自己心中残存的炽烈情感便就此悄悄流散开了。

江延锦瞧对方并不作进一步解释,只好自己先猜着他的用意:“该不会是,想着娶妻长宁公主,便不能再惦记着其他女子了吧?”

顾登楼被她一语挑破心中的忧虑,有些难为情地偏过头去。

他先前总嫌弃自己与许多女子不清不楚,着实有悖于君子之风,所以当他知晓自己自责了半天的花心竟然兜兜转转都花在同一人身上时……

顾登楼回眸看向江延锦,二人早已经回到了昭康王府中,此时正并肩在主院院中。

或许是今晚事情太多牵扯了精力,江延锦神色有些困倦,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自顾自地拆着头发,待到二人都屏退下人坐在床边时,她已经将自己的外袍褪下,折叠搭在了椅背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剑道第一仙》【棋子小说】【读笔小说】【乐文中文网】【宿命中文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