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孽缘呀。

巨大的黑白荧幕前,林芝西坐在电影院第五排的中间,左手边是正襟危坐,即使在黑暗中也丝毫不放松形象的齐白翎,再左边一点是林知音和她的男朋友。

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谁能想到,她和林知音两个冤家在诺大的城里相逢,又同时带着男朋友坐在同一排呢。

这个时代的电影大多是主旋律,不管是拍摄还是演员的表演上都没有很大的技巧,但是胜在情感朴实,剧情真切。

林芝西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有点分神,很快就被剧情吸引了过去。

而林知音的注意力则从头到尾的都在她身上。

比起上次的见面,林芝西变了很多。这种改变不只是外貌,而是包含了气质和打扮。

今天她穿了一件很时髦的白色羊毛大衣,这件大衣她在百货大楼里看到过,整个城里只有一件,价格高达100块钱。林知音曾经试穿过,虽然样式比不上后世的,但是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非常时髦的了。林知音当然非常好看,尤其是在销售员和周围众多人艳羡的目光中,他几乎不想脱下。

不管是林家还是顾家,都支付不起这种堪为奢侈品的羊毛大衣。

这一件几乎顶了全家一个月的工资。

顾天阳有些为难。

林知音便有眼色的脱下了大衣,当时心里想着这件大衣在这个朴实的年代有谁会买呢?不过是挂在柜台里吃灰罢了。

谁知转眼便穿到了林芝西的身上,还有那双小白皮鞋。

林芝西本来长的也不丑,这样一打扮更像是个从小娇养在城里的小姑娘,不,她本来就替她在城里娇养了19年,看她的手,即使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中,依然能看出手背白皙细嫩。再看看自己,因为生了冻疮,每年天冷的时候手就开始红肿刺痒,直到多年以后才有所改善。

这都是邵梅花给她留下的印记。

林知音眼睛紧紧盯着屏幕,两只手却紧紧的攥在一起。光影在眼前飞速的闪过,她脑子里浮现在确实前世悲惨的生活。

她在农村里吃苦受累,最后不得已嫁给林兴家。

林兴家一开始仗着有个支部书记的父亲在村里游手好闲,后来林支书下台,林家的日子开始走下披路,林兴家就开始喝酒。

喝了酒就打她,骂她是扫把星。

最后生生的把孩子打掉了……

林知音用力闭了闭眼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这个外援强到离谱

这个外援强到离谱

街区转角
在韩国念书的林诚本以为他这辈子没有机会踏入顶级联赛的职业赛场,没想到一场天大的意外之下,他还是在LCK开启了职业生涯。电竞加日常,如果发现了什么奇怪的内容也别慌。请相信这是本电竞文。
其他连载80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