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小说网【hyxs2.com】第一时间更新《惹清辉[娱乐圈]》最新章节。

这么久以来,知也千防万防,还是没注意到,在酒店门口被拍到了。

楚无漾的私生无孔不入,就这么短暂的几秒也愣是拍到了。

两人的恋情迅速曝光。

各大营销号疯狂下场,一瞬间,热搜上升的飞快,很快就爆了。

知也愣了半秒,下意识就要否认,找公关。

“别怕。”

楚无漾托住知也慌乱的小脸,迫使她对上他的眼神:“既然已经被曝光了,那就公开吧。”

纵观以往的明星公开恋情,多多少少都会有非议,更何况是楚无漾这样的顶流,更无异于自毁前程。

楚无漾的恋情一经曝光,网上的热度便空前的高,热搜里各方下场,有粉丝,有路人,也有趁乱试图搅混水的的对家们。

但谁都没想到,楚无漾会直接大方的公开了恋情。

【楚无漾】:是她@知也

【我靠我靠,是知也??演《迷仙引》的女主的那个知也!!!!】

【啊啊啊啊啊啊哭死我了,我磕的cp成真了!!我他妈就知道我的眼光不会错!!!】

【呜呜呜为什么啊……我有点难以接受/泪】

【楚无漾你是个偶像吧,这样对粉丝是不是太不负责了】

【回楼上,阿漾早已转型专心做演员了,而且他从没消费过粉丝的感情,也从没说过不会谈恋爱,我倒是觉得他挺有担当的】

……

评论和赞疯狂增长着,短短十分钟便突破了百万赞,网上非议纷争不断,但顶流公开恋情还是有影响的,不论是真的脱粉,还是有对家故意搅混水,总之紧跟着,“脱粉”又上了热搜。

就在不少人等着看好戏时,一条微博又紧跟着,惊到了网友。

万年不登微博的首富知青君转发了楚无漾的这条微博。

还赠言。

【知青君】:你小子他妈的什么时候在我眼皮子底下把我家闺女拐跑了?

网友们:“???”

他们眼中的小透明蓄意蹭热度的知也,竟然是知首富的女儿,那个集万千宠爱,却被保护的很好,从不在网上露出半点信息的小公主?

与此同时,知也也接到了知青君的电话。

对方压着脾气。

“你赶紧给我回来!”

挂电话前,又补了一句。

“还有那头猪!”

猪拱……小白菜。

知也缩了缩肩膀,小脸一垮。

看来还没见面,爸爸对楚无漾的态度,已经是无敌修罗场模式了……

看得楚无漾闷笑。

“笑笑笑,笑什么笑?”知也双手叉腰:“要不是你,我能被骂吗?”

楚无漾指腹沿着知也精致的锁骨微微滑动,动作轻柔,目光触及到那片白皙肌肤上隐隐约约的红印,眼眸渐深,他忍着笑,顶着知也冷飕飕的眼刀,低头凑到她耳边,轻轻吻了一下:“是我的错,到时候你躲在我后面。”

皮肤上一阵酥麻又温暖的感觉,美男计在前,知也火气渐消,不觉哼了一声:“还算你懂事。”

两人收拾好后,便到了知也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从皇马踢后腰开始》《荒诞推演游戏》【热巴中文网】《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人类枷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