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岩小说网【hyxs2.com】第一时间更新《是时候装逼了》最新章节。

千山环屿,万顷波流。

陡峭崖壁似刀劈斧凿,以嶙峋之势冲出海面,雾起沧澜,笼住水墨般的黛色山影。

南华宗便处于这片海上仙岛。

莫天与带着夏玖落在了宗门前,只见朱红墙漆斑驳脱落,蒙上一层黯淡黑灰,青瓦廊檐有多处破损,显得摇摇欲坠。

唯有正中的“南华宗”三字,写意风流,笔锋洒脱而无拘束,点点金漆在岁月侵蚀下仍不腐。

相比在画轴中看见的情景,青山依旧,只是故楼不复。

莫天与收起酒葫芦,仰头看着这彰显落败的山门,“几百年前一场大火,人都烧没了,就留下个宗门。”

“那些个大宗有的功法传承、灵山宝地,我们这儿都不缺,只是没什么人用了。”

“走吧,带你进去看看,顺便认识一下你今后的同门。”

夏玖跟在他身后,步上青石台阶,入了大殿。

殿内共有三人,两男一女,外表很年轻,看装扮光鲜亮丽,与一身落拓的莫天与和古旧的宗门格格不入。

莫天与兴高采烈道:“徒儿们,师父我回来了!”

“看看我带来了什么?”他一指夏玖,“宗门新人诶!”

“时隔多年,又有冤大……又有好苗子加入了!”

夏玖:……

如果她没听错,莫天与想说的是冤大头吧?

莫天与干咳了咳,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仿佛之前的吐露心声从来没发生过。

掠过刚才的话题,他道:“我给你介绍一下。”

“南华宗算上你我,共有六人。”

“太上长老不问世事,殿内的分别是我大弟子沈如渊,二弟子何之若,和三弟子云闲。”

“所以,这就是我们新来的小师妹咯?”带着调笑意味的女声响起。

何之若一袭霞色衣裙,打扮素净,身上并无多余的装饰,却自有一番清丽容颜,正支着下巴问道。

莫天与就差跳起来反驳了,“什么小师妹?我早就不收徒了。”

“一个个把你们含辛茹苦拉扯大,我容易吗我?”

“现在该轮到你们为宗门做出点贡献了。”

说完,莫天与一拍酒葫芦,踩上法器,眨眼间化作遁光飞远,只留下一句,“收徒这种麻烦事就交给你们啦!”

“我终于解放了啊哈哈!”

三位弟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被偏执反派一见钟情后

卷尾咩
白切黑偏执反派攻vs三观奇奇怪怪但嘴甜小可爱受苏眠玩了一款被称为超真实的甜蜜恋爱游戏。攻略对象是游戏人物的邻居,刚一见面便超高好感,热情贴心,会亲手为他做甜点,送他精美的饰品,照顾生病的他,还会帮他搞定游戏中欺负他的小炮灰。苏眠很满意,每天在游戏中甜甜蜜蜜,直到他某天随手登上了游戏论坛。玩家1:姐妹们,我和小奶狗一起查案,结果又被甜点师一刀送走了,这是剧情杀吗?能躲过吗?玩家2:受不了,明明知道甜
其他全本4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