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知念的心情是复杂的。

羞涩崩溃,但心里那点期待也确实压不住,疯狂野蛮滋长。

贺风驰太会了。昨天一开始还在探索,后来,他像是个忽然大悟的人,一下子就懂她怎么磨她怎么欲扬先抑怎么层层递进。

她才知道原来人可以愉悦成那样。

她甚至觉得他们那会,所有的感官都是混合在一起的。他能感受到她每个感受,并做出合适的反应。

这样体验过之后,不上瘾不可能,拒绝不了。

她从来没想过,从精神恋爱转成贪恋性.爱只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他们甚至都没真枪实.弹。

贺风驰的家在沪城烫金地段,但是周围都是别墅区,环境清幽寂静,两排上了年岁的香樟树英伟排列,枝叶茂密不屈冬季。

因为别墅区成片,夜色都比市区浓稠。

沈知念被他那句“会换别的花样”扰乱了心智,一直闷不吭声吃饭。

刚好,因为快过年了,贺风驰一直不断地有电话打进来,约他春节聚聚。

贺风驰雷打不动的回复:“不聚。陪女朋友。”

对面无一例外表示震惊:“女朋友?带出来看看!”

贺风驰:“她还不肯曝光。等过段时间吧。”

对面的反应五花八门又万变不离其宗,就是震惊。震惊贺公子居然还有见不得光的时候。

贺风驰得意又无奈地说:“谁说不是呢?别人巴不得昭告天下,我家这个偏偏喜欢偷偷摸摸。我能怎么办呢?惯着呗。谁叫我做人家男朋友呢。”

“啊?你也有过?使用小计谋提前曝光?真有你的......”贺风驰瞟了一眼吃饭的沈知念,又佯装十分没辙地叹了口气,“那是你家沈天漫好说话,我家这个会冷暴力我。我不敢,只能惯着。”

沈知念:“......”

几个电话,她怀疑自己已经在沪城某个圈子里声名狼藉。

两人吃完饭才晚上七点,洗完澡也才七点半,时间比昨天还早半小时。

贺风驰这次倒是没有把卧室灯熄灭。

沈知念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整个卧室亮堂堂的,贺风驰已经洗完了,身上还残留着些水汽,发梢上还有水珠顺着锋利的下颚线,从下巴沿着脖颈越过喉结往深v睡衣里坠。

性感得让沈知念脸红心跳。

亲密接触之后,对他的颜值除了惊艳之外多了些难以克制的想入非非。

见她出来,贺风驰的眼神分明也挺欲,声音也暗哑,却说:“检查一下你这些年有没有好好练舞。”

沈知念立刻懂了,这就是他说的花样。

她沐浴后的脸色更加绯艳滴血。

贺风驰牵过她的手,把她带到隔壁舞蹈房。

沈知念看着宽敞明亮的舞蹈房有些讶异,“咦?我记得你家舞蹈房不是在一楼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