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黑岩小说网】地址:hyxs2.com

房庄里头,亭台楼阁,情致宛然。

涂山娘娘显然保持着她对居所一贯的高品味和高要求,哪怕只是个临时的居所。

涂山娘娘先自挑了一处四面莲开的水榭,然后对凤九说:“今夜只怕要不大安宁。小狐狸,你还是与我一处吧。”

少年闻言,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怎么着?小醋缸子,你又有意见?”涂山娘娘似觉好笑地问。

少年板了脸,不答。

但不高兴已经清清楚楚地写在他眉目间了。

这……也不怪涂山娘娘说是“逗闷子”。凤九在心里默默地想。某种程度上说,是还挺好玩儿的。尤其,跟以后那个无懈可击的太晨宫帝君一对比,这小小少年几乎可以算是一眼就能被看透。

有些过于可爱了。

少年看向她,凤九莫名地觉得那眼神有点……幽怨?

咳!他不是在这个年纪就已经习会读心术了吧?

凤九揉揉鼻子说:“我去弄点吃的。”

凤九的厨艺乃是青丘一绝,连看起来压根儿不食人间烟火的涂山娘娘都吃得甚是称心。

“小狐狸,你这手厨艺,去凡间开个饭馆子,保你衣食无忧啊。”

凤九听得这称赞,在心里暗暗摇了摇头:她错了,这位涂山娘娘才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她可喜欢人间烟火了。一边顺手给东华夹了一筷子他爱吃的——

他爱吃的,对吧?如果他以后爱吃的话,现在应该也爱吃的对吧?

凤九停了筷,细看少年的神色。

少年低头吃着东西,察觉到她的视线,抬起头,看向她,面无表情地说:“很好吃。”

虽然脸上面无表情,但是声音还是很诚恳的。

凤九却不知为什么,忽然就泪盈于睫了。

“你怎么了?”少年问。

凤九反应过来,赶紧抹了抹眼泪,回道:“我没事。”她重新拿起了碗筷,轻声道,“我只是……有点想你。”

他们成亲以来,还没有真正地分开过呢。她就抽空多愁善感一下下,也不碍着什么的,对吧?

少年显然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一时怔住,没能回话。

却是涂山娘娘忽然开口,不咸不淡道:“大可不必。人就在你面前,有什么好想的?”

如果不是说这话的人不对,少年几乎就要点头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漂亮后妈看到弹幕后

似伊
海岛随军/一婚养娃/赶海种田/团宠小姑子姜舒兰是姜家三代唯一的闺女,被父母哥哥宠到天上,但却因为长得过分漂亮,被二流子盯上。经人介绍下,舒兰去和城里离异带娃的厂长相亲,却意外看见弹幕。【做什么嫁给二婚老男人?秃头肾虚早衰不说,替人家养大孩子,最后你连合葬都进不去!】舒兰:?她这才知道,她不过是年代剧中的后妈,她的作用是伺候丈夫培养孩子,等孩子亲妈回来后,被他们扫地出门。清醒后的舒兰,瞧着面前极具优
其他全本246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