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黑岩小说网hyxs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两个人更重要的是在一起。什么名分什么定义的有什么重要的?两个男生在一起又不是为了结婚生孩子,结婚证现在都不作数,要个情侣之类的名分有什么意义?更重要的是两个人能在一起,对吧?所以我们两个在一起也不需要在意那么多事。”

听他说完了佟康的故事,得到了这么一番结论。我忍不住问他:“你觉得从这个故事里,真的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吗?”

“难道不能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和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很像吗?”

“不像吗?不能成为了恋人但又能互相厮守的关系。”

“你这小子真是!老子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来找你!你这小子真是!这小子!这小子!唉~”拿枕头打了他好一阵后我才勉强觉得发出了些火。

“难道我说的哪里错了吗?”

“错的倒不是这个,我终于是明白了你高中结业考试为什么过不了了。就你这阅读理解能力,能及格才怪了。”

“是吧?我就我没说错吧?”他抱着被打的脑袋煞有介事地回答,“至于高中结业考试我是因为那时日语不好,所以一下子就跟不上学习进度了。说实在的,虽然转到了日本的艺高读书,我也没能上几天课。整天待在经纪公司里练歌练舞也没法和外面接触,到结业考试的时候我的日语都不怎么样,连考卷上那些题目都不大看得懂。现在让我考的话,绝对会考满分的。”

哎呦哎呦,脑子笨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吗?把这事儿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日本人用的难道就不是汉字了吗?我一个一点都没学过的人都能看得懂日语的文章,让你考中文试卷你也一样考不出的。”

“谁说的?我可聪明了。那次我不是还帮你解出了那道物理题吗?对了!那道我哥都不会的化学题也是我解开的。”

有这回事吗?

嗯,傻子路修明好像还真的有那样的时候。

高一暑假的时候,我第一次被邀请去小远家里玩,那个时代交通不方便想要在他家玩几天就得住他家,我本住在小明的房间,可一日见到小远纠结的表情,我便问他怎么了。

“我弟弟公司放暑假,要回来住一个礼拜……你可能要和我挤一个房间了。”

这有什么好为难的?我们在学校里也经常挤在一张床上看书聊天,他的床比我家的床大上不少,睡两个人绰绰有余,我一点不觉得为难。

听我这么说后小远终于放心了,他父母常年在各地跑生意很少回来。那时的机场还没有地铁,小远的亲戚开车接了小明回来,而我则在家里等着兄弟俩回来。

“诶?!真的是小麻雀!真的是小哥哥!没想到我哥把小麻雀给找回来了!”

和小远不一样,小明从小就是个爱闹腾的人。见到我后跑过来抱住我撸我的头发,到底是路家的基因,就算是还在发育的年纪比我小两岁的他都已经长得如小远一般高。我虽然不喜欢和别人有身体接触,但却在他的怀里没有招架之力。再加上我印象里还是那个小屁孩的路修明,对他的举动竟也没那么大的抗拒。

“喂!你别这么动我的小麻雀!放开!”

“你瞎说什么呢?什么你的小麻雀!小麻雀是我老婆!从小爸爸就已经把麻雀哥许配给我了!”

几年没变,兄弟两个还是像小时候那么幼稚,还在上演小学时的那出戏码。看着他们俩打闹的模样,我干脆躲到了一边。

直到小远占了上风后把他压制在自己的身下,眼睛晃到时钟后才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对了!都这个点了!为了给你接风今天都没让阿姨来做饭。小麻雀,中午想吃什么?”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