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两次抛弃小猫咪而惨遭嫌弃的白鸟摸摸鼻子,在吹海流边上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一时间,屋里只剩下吹海流指尖点椅子把手的声音,还有猫的呼噜声。

心惊肉跳地跑了这么长时间,终于能放松一会儿了!没事做的白鸟开始四下打量,心思也活络起来。

说起来,他男神吹海流平时对猫爱答不理,但是好像总是能在各种地方遇到想和他贴贴的小猫。《镜中都市》卷一的时候也是,随便到什么地方都会遇到黏他的猫。

什么吸猫体质!

白鸟一边心里吐槽,一边偷偷往旁边椅子上看。

镜框之外看得到的画面里,吹海流仍然坐在那儿,闭目养神,脸色不太好看,但是指尖点点的频率还是稳定的,这意味着幻觉之中的他还清醒。

但是镜框之内的画面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吹海流,没有椅子,没有人,也没有猫。偌大的屋子里只有他白鸟一个人,坐在超大的魔法阵中央的垫子上,就像什么□□仪式的祭品。

嘶——怪吓人的。

白鸟坐立不安。很快,他又爬了起来,溜到吹海流边上,偷偷把手放到他怀里的猫猫身上。

猫猫嫌弃地侧过身子,在吹海流腿上呼噜呼噜,倒是没有躲他。

嘿嘿,猫猫!白鸟快乐吸猫。

没过多久,右前方的墙壁上忽然出现一道水波样的纹路,一个模糊的人形从里面走出来。

白鸟眼前一亮:“杭姐!这里!”

出来的正是杭小爱,怀里还抱着一大堆资料。白鸟赶紧爬起来凑过去迎接新队友,没想到靠近了一看,他竟发现镜框里的杭小爱身上带着一层莫名的黑气!

这是什么东西?白鸟愣住。

杭小爱从水波里走出来的时候似乎意识还有些恍惚。不过等站稳脚跟,她很快紧张起来,颇有解谜老手的熟练感。

“白鸟?”她扫视一圈,又略微放松了下来,“海流也在,看来这里就是最后一个解谜房间了。”

“杭姐,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白鸟担心地问。

“怎么了?”杭小爱也注意到了白鸟的反应。她低头往自己身上看了两眼,又抬头看看白鸟,“是你从眼镜里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吗?”

白鸟连连点头:“杭姐,我从眼镜里看见你身上有一层黑气,黏糊糊的,像是有只喷了墨水的八爪鱼往你身上缠了一层黑色带着黏液的海带。”

杭小爱:“……”

杭小爱:“下次可以不用这么详细。”

白鸟:“……哦。”

杭小爱一手抱着资料,一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往身上各个角落都拍打了一阵:“我在刚刚的房间里看到有资料说,穿越‘虚无之雾’时如果身上没有带防护道具,会被粘上一层‘雾影’。这东西会在几天之内让人手脚发沉,没有其他症状,过几天就会自己消散。你看到的应该就是那种东西。”

白鸟:“啊?”什么雾?

“虚无之雾。”杭小爱解答,“镜像怪物长期生存在镜子里,对镜中都市的材料更加熟悉。虚无之雾就是其中一种,它可以形成难以穿透的壁垒,通常被用来建造保存重要信息的房间。想进入房间,除非找到雾气的薄弱点。”

犹豫了一下,她摇摇头:“算了,你先不用在意这个,你现在只要知道,我身上这个东西对我没什么太大影响就可以。”

白鸟想了想,伸手把眼镜取了下来:“那杭姐,我们是不是该想办法出去啦?既然这样,这眼镜你来戴吧!眼镜的视线范围内能看到些不一样的东西,你戴上就能看到我刚说的那个魔法阵了。这类东西我实在不熟,解谜就靠你了。”

“行。”杭小爱点头,“让我来看看。”

杭小爱接过眼镜,四下看了看,又把眼镜摘下还给白鸟:“很眼熟,在刚刚的资料里我应该见过,这大概率是一个传送法阵。白鸟,我看看怎么启动它,你先去叫海流,叫不动就架起来,我们准备带他走。”

白鸟立刻朝她敬了个礼:“好嘞!保证完成任务!”

杭小爱一点头,就蹲下开始翻看资料了。

白鸟回到那个魔法阵的中央,他伸手拍了拍吹海流的肩膀:“海流哥,醒醒?我们准备走了。”

吹海流敲椅子把手的指尖一顿,而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敲。

好好好,这你可就不要怪我粗暴了!

白鸟把手里的资料塞进粉色小书包,而后当场撸起袖子,把猫咪从吹海流怀里抱出来放到地上,然后胳膊沿着腋下往他背后一伸,直接把吹海流强行从椅子上拽了起来!

这下动作有点大,吹海流睁开了眼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黑岩小说网【hyxs2.com】第一时间更新《致郁漫画终结者》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