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盛歌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黑岩小说网hyxs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和斯布瑞在源族生活的日子很是惬意,晴天拉着斯布瑞晒太阳,雨天和斯布瑞在山洞里尽情做.爱。

一雨天,斯布瑞用双手捧着希柯塞的脸颊,鼻尖蹭着他的额头,“希柯塞,你答应我的,你骗我?”

希柯塞明显是在装傻,“嗯?什么,我答应你什么了?”

斯布瑞显然是有些生气了,用手去挠他痒痒:“费丝娅公主来找你商量婚礼那天,你亲口说的,希柯塞,你不诚信。”

希柯塞笑着躲他,顺手抓过斯布瑞的手贴在自己腹部,故意逗他:“你猜这是什么?是不是龙蛋呢?”

就在斯布瑞发愣期间,希柯塞跑远了些,“逗你的,没有龙蛋!”

斯布瑞上前扑倒他,一人一龙对视了许久,希柯塞扭头笑笑,主动攀上斯布瑞的脖颈亲吻他,轻声诱惑他:“想清楚,要是有了你的龙蛋,以后你就不能和我做.爱了。”

斯布瑞的脸突然染上红晕,小声嘟囔着:“不要了,不要也行。”

“嗯?”

“希柯塞,我只要你。”斯布瑞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希柯塞的唇,“不要龙蛋了,我要你。”

希柯塞挺着身子吻他,就在斯布瑞情迷时刻,希柯塞咬破了斯布瑞的唇,几滴鲜红的龙血沾在希柯塞唇间。

“希柯塞……”斯布瑞用手撑着上半身,克制的和希柯塞拉开了些距离,因为希柯塞最近说因为自己,腿疼得要命。

灵活的舌头讨好般的舔去希柯塞唇边的血,继而舔舔希柯塞的唇角,“希柯塞,我可以……”吗?

斯布瑞话音未落,希柯塞便吻住他,一步步的带他进入深渊。

后面的日子,他俩过的平淡而又舒适。

闲的时候,斯布瑞会载着希柯塞到天上溜一圈。

汤巴德族长甚至为他俩办了一场不算隆重但是十分用心的婚礼。

直到……

又是一个下雨天,斯布瑞和希柯塞面对面坐着,希柯塞托着下巴看他,“斯布瑞,你还想要龙蛋么?”

斯布瑞眨眨眼,想依旧是想要的,但他看着希柯塞,伸手去握住他的手,小心翼翼的吻着希柯塞的每一根手指的指尖,“有你就够了。”

“为什么想要?”希柯塞知道斯布瑞想,但是斯布瑞没有再提起这回事。

“有它,我会觉得我更真实的拥有了你。”斯布瑞轻吻着希柯塞的手掌心,“难道它不能作为我们相爱的象征吗?”

“为什么又不想要了?”希柯塞被斯布瑞拉着手,看着斯布瑞在自己手背上落下一个吻。

“汤巴德族长说,它会叫你难受,你会很疼很疼,我也没有办法为你分担本该属于我的疼痛。”斯布瑞将脸颊贴在希柯塞的手掌中,轻轻蹭着,表示自己的亲昵,“希柯塞,我不会纠缠你要龙蛋的。”

希柯塞抚摸着斯布瑞的脸颊,亲了下斯布瑞那只断了一半的龙角。

斯布瑞已经可以完全化成人形了,但他此时依旧顶着一对龙角。

那对龙角的其中一只仍然是断的,斯布瑞知道,希柯塞每次看到他的龙角都会心疼他,他也知道,就算希柯塞不爱他了,希柯塞也会因为这个和他在一起直至永远。

在黑龙一族,亲吻龙的龙角意味着求爱。

希柯塞也正知道这一点。

当斯布瑞把他抵在墙上,他俩正亲的激烈时,希柯塞推开斯布瑞,抓着他的衣襟喘着气。

“怎么了?是哪里难受吗?!”斯布瑞有些紧张,摸着希柯塞的脸颊,等待着希柯塞给自己回应。

希柯塞垫脚一吻印在斯布瑞唇上,随后扯过斯布瑞的手腕,让他抚摸自己的小腹。

斯布瑞愣了愣,以为希柯塞又在和自己开玩笑,“别闹。”

“你先摸一下。”希柯塞面上带着笑,斯布瑞听他的整个手掌覆在希柯塞的腹部,一道明显的轮廓在斯布瑞手中探索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剑道第一仙》《我的公公叫康熙》《酒剑四方》【文书网】《太荒吞天诀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