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露露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黑岩小说网hyxs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呃啊——”传来了男人痛苦的嘶吼声。

壁炉的火焰越烧越旺了。

那边的曦然一边颤抖着手,一边照着黎晚城的话将五幅油画全部都取了下来,没注意到油画框的木刺戳进了手中,恐惧已经战胜了疼痛,她无所知觉地抱起几幅画,向壁炉中扔去。

“曦然,好样的。”正准备前去帮忙的黎晚城见曦然速度如此之快,顿时送了一口气,果然好队友的重要性就体现了出来。

曦然做完了这一切正呆呆地站在壁炉前。

在火焰彻底吞噬掉画面之际,她分明看见了最上面的一副画中,画的正是自己。

画面上,她的恋人回头看向现实世界中的她,而刀已经插入画中她的脖子。

“没事,都消失了,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尽管黎晚城没有看见具体的画面,但是看着曦然呆呆愣愣的样子,也猜到了什么。她走过去,手轻轻地搭上曦然的肩。

林宇那边还在紧紧地抱着余牧,显得有些滑稽。

半晌,他才开口道:“我能松开了吗,抱着他我有点恶心。”

余牧也意识到了危险的消散,狠狠地推开了林宇。

曦然还是有些无法克服油画带给她的恐惧,她看向林宇,眼中带着些许慌乱,赶忙转开了视线。

林宇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看见女友见他如蛇蝎般避之不及,内心有些受伤,但是还是清了清嗓子道:“曦然,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

他的声音中带着失落,似乎真的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难过。

曦然摇了摇头:“不用道歉,不过向南可真是太厉害了。”

她的脸上强撑着绽放出一抹笑容,整个人扑向了黎晚城的怀中。

“果然向南才是我们社团的王牌选手,我就说嘛,鬼屋里怎么可能有会吓晕向南的东西,之前就是你和辛梦胡说八道吧,还不知道你们第一次动了什么手脚。向南要是晕过去,多半就是被你们这对狗男女气晕的。”

说完,她意识到自己似乎又提到了辛梦的名字,后知后觉地向地上看去。

辛梦呢?

黎晚城看着地上出现的两团漆黑色灰烬,感受到了什么。

“多半是已经烧成灰了,还有李行。”她不带任何感情地道。

尽管确实看不惯辛梦的作风,但是完全没想到一个生命真实地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另一团分量较小的是属于李行的。

这个人在团队中自始至终没有什么存在感,唯一的存在感还是小胖带来的。

那么小胖究竟去了哪里呢。

还在想着,就见余牧怒气冲冲地向她们走来。

“曦然,是你害死了他们。”他的眼睛呈充血状,像是要把人吃了。

一旁的林宇听了这话,有些觉得离谱到好笑。

“我说余牧,你是被猪油糊住了眼还是得了失心疯。”他比余牧高了近一个头,约莫有一米九的个子,他三步两步上前拦住余牧:“首先,在油画被烧毁前,无论是李行还是辛梦,都已经死了。其次,这边这几幅画了你、李行、辛梦的遭遇的油画,都是向南烧的,你朝曦然发什么火。”

好像被愤怒吞噬了理智的余牧耳边听不见半点。

“更何况还是向南救了你,真是个白眼狼。”曦然躲在向南身后,感觉到无比安心,便朝着疯了一样的余牧做了个鬼脸,“有你这样的存在真是我们社团的败笔,要是温鄞在就好了,一定比你省心多了。”

黎晚城叹了口气道:“别太早放松警惕,这背后的主使还没出现呢,谁知道又有什么招式。”

说完,就见她一直握在手中的匕首飞出,直直地扎在了余牧的肩膀之上。

“是吧,白梨小姐的丈夫?”她转头,看着余牧道。

听了这话的林宇不由地往后退了几步。

心有灵犀的,同一时间曦然也拉着黎晚城的手想要带她后退。

“你很聪明,小姑娘。”“余牧”开口道:“你很像白梨,但是你的男友却不如我一般优秀。”

黎晚城有些怜悯地看向了他:“确实,余牧不如你,余牧甚至没有从我这里得到过一丝一毫的爱意。但是与白梨小姐相爱的你又究竟是怎么沦落到这个境地的呢。”

“冷眼看着自己的恋人被自己的家人欺负却不管不顾?任凭身边的莺莺燕燕针对自己的恋人却闻所未闻?剥夺白梨小姐所有的社交,让她安心地做一只笼中雀?最后甚至让别有用心的青梅妹妹上了自己的床,怀上自己的孩子,还要让白梨小姐笑着当做自己的孩子接纳?”黎晚城的声音不大,但是带着力量,余牧的眼睛看上去更红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回到2006》《大魔王,小狂妃!》《国子监小厨娘》【头条书屋】《我的谍战岁月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