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文正胡思乱想着,张越忽然“嘶”了一声,伸手抻住了腰。

“阿妈,你怎么了?”翟文一惊,立刻扶住张越。

“嗐,没事,就是前两天,”张越努力扭着屁股,活动着腰身,“不是帮你舅父搬家吗?搬搬抬抬的,扭着腰了。”

是了,翟文想起来了——

舅父搬了好几次家,每搬一次,房子都比之前更大、更好。

每一次搬家,都是张越来帮忙收拾,打包。搬完了,还得把所有的东西分门别类,重新整理好。之后再来个大扫除,把新家给张茂他们打扫得干干净净。

张茂一家三口就像是被服侍的老爷跟太太,半点不用自己劳神。

方照清则负责在一旁指挥,让张越干这个,做那个。

至于张逐安,他只负责在张越做完事情后挑刺。

“他搬家,他怎么不自己搬?非得让你给他干活。他换的房子再好,也没你的份!你上赶着管他做什么?!”翟文心疼到了极点,反而是又气又急。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这孩子。那好歹是我细佬,他现在手里的科研项目,正到了紧要关头,能别让他分心,就别让他分心吧。”

看看,这是多好的姐姐,时时事事都为弟弟着想。

然而翟文一时间只觉得眼前有一把火,烧得她毛焦火辣。

她努力地给张越讲了六年!

六年的洗脑,为什么她还会变成扶弟魔?!

翟文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阿妈,你为他做得再多,他也不会感谢你的。他只会觉得你做的这些事情,根本不值几个钱。

他现在叫你一声阿姐,你信不信,等有一天,他功成名就了,阿公阿婆也不在了,到时候你们这血浓于水的至亲骨肉,比陌生人也强不了哪里去。”

翟文的目光中闪出一丝讽意,“他一个德高望重的教授,是不会看得起一个下岗女工的。”

她痛快地把这番话甩了出来,立刻又后悔了,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有气为什么不找那三个既得利益者发,反而要拿这些话来伤害,最无辜的阿妈?

然而张越怎么可能跟翟文计较这些呢?

她闻言,只是有些遗憾地笑了笑,“我哪能想不到,我也不想高攀他。只是我现在就剩下这么一个细佬了。要是你细姨能找回来……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