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约莫两个月,许徽月的伤已经完全恢复了。关云英给她备了礼物,因知道郎中不收银钱,特意选了几匹上好的布料,可以裁衣、赠人,也可以卖个好价钱。

徽月到了医馆,老先生还在忙着给病人看诊,他朝徽月点点头,示意她坐下等。

这位老先生虽然年近古稀,可身体好得很,精神头一点儿不像这个年纪的人。且耳聪目明,不见老象。如今他还在坐诊,有时去乡里采药也会给村民义诊,是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许家对他一向敬重。

老先生对着光仔细看了看她的伤口,只有一道淡淡的白痕,敷上香粉已经几乎不可见了,于是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今日除了去拜谢先生,还有一件大事。

秦墨的姐姐秦艳生了个儿子,秦家很高兴,摆了宴席请亲朋故交都去。秦家和许家是世交,自然也在被邀请之列。关云英早早就把当年秦家上门带来的那些礼物装好,又添了一倍给他送回去了。

关云英带着徽月给陶夫人贺喜完毕,就安安分分去席上坐着。她今日来也并不是为了翻旧账或者来打嘴仗,她只是为着长辈的交情,实在不好撕破脸。如果她不来,说不定秦家又要说什么许家如今平步青云了,看不上他们这些穷亲戚了之类的。关云英都能想到陶夫人那副嘴脸,想得她有些作呕。要不是为了许家的面子和女儿的名声,就是八抬大轿抬她,她也不愿意来。

大家都一处坐着喝茶聊天,不知道是哪个夫人突然对着关云英说:“关娘子,听说你家大女儿定了孔家,哎呦呦,可真是有福气啊,不知何时办婚事,我也好向你讨一杯喜酒。”

关云英虽然不认得她,可毕竟是贺喜,她也没有什么不高兴:“娘子哪里话,只怕还请不到娘子呢。”

席间人脸色各异,有羡慕的,有无所谓的,也有几个秦家本家在翻白眼的,徽月坐着旁边一桌看着只觉得好笑。

好,你翻我白眼,也别怪我下你秦家的面子。

关云英先装作不知道说:“我听说秦家小哥儿近日也定了亲了,偏徽月病着,我们也没来沾沾喜气,不知道是定了哪家的姑娘啊?”

刚才那位夫人只当她是真心发问:“娘子没听说?是城南冯家的姑娘。”

关云英目的达成,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哦~哦~,倒也是庄好姻缘呐。想来这姑娘一定是极孝顺恭敬的孩子,不然恐怕也入不了秦大人秦娘子的眼呐。”

满席都在附和,只有徽月知道这话是说给秦家听的,来讽刺当年秦艳那一番僭越之语。

这秦墨因为在外蹉跎了几年,到底也没闯出个什么名堂来,倒是成天在汴京城厮混,动不动与人起争执动手,把名声也弄坏了。他母亲和姐姐还说都是因为许徽月抛下他攀高枝,才让他一蹶不振。

许徽月此刻已经释怀了,只是厌烦秦家像一块狗皮膏药一样阴魂不散。

再加上秦家日渐没落,那些官宦人家谁肯把女儿嫁过来。就这样他还挑挑拣拣嫌人家不好,更没有媒人愿意给他说亲了。

最后还是冯家不嫌弃他把二女儿许给了他。这冯家是做裁缝生意起家的,如今虽然家底不薄,到底入不了那些读书人和贵族的眼。因此外头提起来这事都是笑话秦家这样的世家,左挑右选最后娶了个裁缝家的女儿。

当时关云英和徽月说这事的时候乐得不得了,徽月却有些可怜这女子,毕竟秦母和秦艳实在太难相处,秦墨也不是良人。

可关云英却说:“我看呀,未必未必,你不知道这冯姑娘,他们家与你外祖父家有些生意往来,你外祖父和我说这冯二姑娘是个一点就着的性子,发起脾气天不怕地不怕的,连长辈也要让她三分。她要是嫁到秦家,可是婆媳要打擂台咯。到时候咱们只管看笑话。我叫她姓陶的当日那样编排我姑娘,如今她可得了报应咯!我就等着这冯二姑娘来治治这个老妖婆。”她这么一说把徽月也都得咯咯笑起来。

散完席夫人们坐在池塘边的水榭吹荷风说话,也是各家增进交情的一种活动。只是对于这样的场所,关云英每每参与都如芒刺在背,她不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官话,也不喜欢弯弯绕绕的暗中交锋。都是她现在是官宦人家的夫人,这些社交也不好次次都推脱不来,这也是她做当家主母的责任。

栀子瞧瞧在许徽月耳边说秦墨定要见她一面,许徽月一边想着他还贼心不死,一边又想看看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就前去赴约了。

徽月此时坦荡多了:“恭喜秦公子喜得良缘,公子千挑万选的姑娘,一定是最温柔孝顺的,哦,对了,娶了冯家姑娘,公子以后可不愁没衣服穿了。”

秦墨听出了她在嘲讽自己,可他也并不在乎:“徽月,我不是真心喜欢她。我这么挑来挑去,没有一个像你一样好的,我不喜欢她们。你要是现在回心转意,我立刻就上门下聘。”

哦~他又回过头来,原来是没找到更好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黑岩小说网【hyxs2.com】第一时间更新《此间三十年》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