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炎洲总管洛满叛乱,虽然被平定,但炎洲的人口再次遭到沉重打击。

不幸中的万幸大概是有了这么个急先锋蹚雷,其它诸侯都安静了,至少当下安分了。

但经过这么多事,洛晞的王位算不得绝对稳固,另一方面,羽人王朝的国力越来越强盛,她也不得不考虑一个问题,如果自己死后权力无法稳定传递下去,或是权力稳定传承了下去,但子孙无能,人族会怎样。

综合考虑后洛晞选择攻打羽人王朝,一方面武功可以巩固王权,另一方面先捶死外患,只要没有外患,就算以后天下大乱也只是人族内乱。

十二征羽国,在将人族王朝户口霍霍半数后,洛晞成功将羽人王朝打残,目测两千年内羽人王朝都不可能再与人族王朝叫板,甚至未来千年即便天下大乱也没能力掺和元洲逐鹿。

但现实不是话本,话本里主角击败了敌人,就可以享受生活了,现实是,干掉了主要矛盾,次要矛盾便会成为新的主要矛盾,新主要矛盾干掉了,次次要矛盾又会新新主要矛盾。

主打一个生命不息,矛盾不止。

羽人王朝被打残后人族王朝与龙伯诸国的矛盾变得尖锐起来。

洛晞毫不犹豫将最先冒头也是实力最强大的貊国捶了下去,然后身体也快不行了,开始晚年发癫,杀长子,虽然她长子的确是个废物,但她新立的继承人更废。

没办法,做为女子,洛晞想要崽得自己生,这限制了她的子嗣数量,子嗣数量少,还搞世袭,必定出现这种扒拉来扒拉去始终扒拉不出优质继承人的情况。

杀功臣,这个是人族诸王最不能理解的。

杀继承人还能理解为都是废物,就在废物里选个破坏力小点的,但杀功臣是什么脑回路?

葫也不能理解。

你的子嗣那么废,你还把能臣杀了,是生怕自己死后守护社稷的人太多吗?

老古道:“虽然荒诞,但其实也符合逻辑。”

葫不解。

老古解释道:“你都说了那是功臣,有大功,能立大功自然是有能力的,这样的臣子,要能力有能力,要功劳有功劳,是离王位最近的人。若她的继承人很厉害,那也就罢了,还能压得住,但她的继承人是废物,压得住吗?”

葫还是不明白:“压不住又如何?”

“压不住就意味着这位功臣会成为新王。”老古道。“杀死有能力有大功的功臣是为了铲除威胁,权出于下,对世袭的君王而言,最可怕的敌人不是没有能力的废物臣子,也不是有能力但自私自利毫无氓庶的臣子,而是心中有氓庶同时有能力的臣子。其它种类的臣子纯粹依附于君王,没了君王什么都不是,这类臣子最容易被氓庶承认,被氓庶认可意味着权力,哪怕君王不认也不妨碍这份权力的牢固,他们是君王最恐惧的敌人。”

葫道:“可以前的人族诸王并不会因此杀人。”

“以前的人王可以通过将对方变成继承人来将对方纳入自己的体系,成为体系的一员,从而被体系束缚。”

葫明白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