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翁翁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黑岩小说网hyxs2.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听说了吗,中原一点红锒铛入狱了,原因就是一名女子,听说那女子力大如牛,很是古怪呢。”

第不知道多少个版本的传说了,通过不少江湖爱听边角料八卦江湖人传到楚留香的耳朵里。

彼时刚参加赵五刀寿宴的楚留香船,出发一路向北途中遇见了自己的好友姬冰雁。

“这几日江湖上都在传中原一点红为了一个女子锒铛入狱,你觉得我应该信还是不信。”楚留香喝了一口酒,他了解一点红,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女子锒铛入狱。

“信一半。”姬冰雁作为一个商人,商人的朋友虽然不如侠客来的那么多。但是其中利益互相牵扯到的虚假友谊却很多。

“哦?锒铛入狱?”楚留香来了兴致。

“前几日书信与京城的商户往来中,提到了中原一点红确实因为一女子入狱,不过这过程恐怕不止这么点曲折,而且是两人一起入狱。”姬冰雁重点强调了,是两人一起入狱不是一人因为女子入狱,瞅瞅多细节啊。

“可按照一般衙门,基本调查过后如果嫌疑不大便会放出,还未放出?”是的,按照一般流程来说,根据仵作验尸和犯罪时间地点,尸体死亡的时间来说,只要证明中原一点红和陆梨花并没有作案的动机和手法就可以了。

“死的刑部尚书之子,尸体正好在客栈发现,现场当时只有中原一点红和那名女子。”姬冰雁的消息向来都是最灵通最准确的:“进来朝廷官员都遏制江湖人士,估计也有一半这个原因。”

“那就麻烦大了。”楚留香不由得想到了陆梨花,离开之前她也说要北上,不知有没有跟这次的事情牵扯上。

叫楚留香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的姬冰雁并未叫醒他,只是淡淡的开口说了一句:“听说那女子的名字叫陆梨花,这名字听着像是最近你嘴上说的最多一个人。”

事关陆梨花就让楚留香一下回过来了神,眉头紧锁的看向姬冰雁,语气有些略微着急的开口:“是她,她是如何掺杂在这件事里的。”

是的,以陆梨花的智商和心眼子,等于根本与江湖大事断绝来往,她就那种嘴快脑子慢,最多也就是她惹别人生气,绝对不会有别人惹她生气的时候。

“探查到的消息是她和司空摘星两人一路向北,去了京城,刚入城内入住悦来客栈就碰到这件事了。”姬冰雁第一次想要夸一夸陆梨花的运气,居然有人能跟楚留香的运气一样好。

“………”楚留香第一次怀疑有些人天生的运气是不是就是这般,可是楚留香又有些不想承认这种,毕竟他只是偶尔这样而已。

“如何?要不要去帮……”姬冰雁还没说完,楚留香早早就起身离开了,端茶的手停顿了好几秒才把手中的茶杯送到嘴边。

“到底是帮中原一点红还是帮这个陆梨花,还是都帮呢。”姬冰雁望着楚留香留在桌子还有一杯未喝完的酒说道。

已经赶往京城的陆小凤,第一时间找到了司空摘星汇合,当然本来花满楼也打算来的,可惜家里的父母突然叫他回去,便这次就没有来。

“现在情况到底如何?还没有出刑部大牢?”

“没有,按道理这件跟陆梨花并没有太大关联,从仵作的验尸记录来看凶手是一剑毙命,没有额外的伤口。”要论起凶手最大的可能性那就是中原一点红了,可是为何这刑部尚书迟迟不来将陆梨花放出来呢。

“这刑部尚书的儿子我也调查,名叫傅宝,是刑部尚书傅成弘的三儿子,京城大多都叫他傅三公子,此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最喜欢这颜色艳丽的女子。”司空摘星跑了一天了,猛灌了一杯茶继续说道。

“我查到他那天晚上刚从花楼出来不到一里路口,喝多了不停的吐,遇到一个好心的更夫搀扶,更夫刚扶着他就被他推搡了一把,更夫就转身离开了。”

陆小凤还贴心的给司空摘星倒了一杯茶,递到了他的手边,这倒惹得司空摘星一声惊呼:“你陆小凤居然有主动给我倒茶的时候。”

“继续,还有没有别的消息。”

“中原一点红是被六分半堂请来恶心金风细雨楼的,最近刚接了一单是要杀金风细雨楼一个分队的领头,据说那人来了京城但是暂时歇脚在悦来客栈,巧合就在于这里。”

“你是说有人故意伪造成是中原一点红杀人。”

“我怀疑是这样,否则很难说通。”司空摘星跟陆小凤混久了,都能猜到八九不离十有可能是这个由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